您的位置:候丰信息门户网>综合>海拔4000多米的哨位,女记者与边防战士一同站岗

海拔4000多米的哨位,女记者与边防战士一同站岗

2019-11-03 15:37:02 作者:匿名 阅读量:1140

奇波茨,今晚我们会看着你

介绍

Chipuzi,藏语意思是“在那个遥远的地方”。巴拉河沿岸的阿里高原和九月份的奇布齐带来了一些特殊的客人。

从北京开始,中国人民解放军报最近招募的三名女记者向西旅行了7天,行程超过10,000英里,然后抵达奇布齐。

高原上的秋夜寒冷。这名女记者登上了离首都很远的海拔4000多米的岗哨,与边防人员一起站岗,守护祖国的和平。

头顶的天空,涌动着幸福。

中国人民解放军报记者王甲

这时,神圣的感觉涌上心头--站在高高的岗哨上,头顶繁星点点,和我的同志们一起保卫祖国。

这时,艰难的滋味到达了神经末梢——几天前我穿着裙子。我穿着厚外套,戴着棉帽子,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,耳边回荡着刺骨的山风和我沉重的呼吸声。

"哨兵同志,岗哨的一切正常,请接哨兵!"那有力的声音穿透了山风。接待完哨兵后,两个哨兵站在我的两侧。他们挺拔的姿势让人们在黑暗和寒风中有一种完全的安全感。

站在我左边的是列兵李新林。晚饭后的聚会上,他紧握钢枪的手愉快地拍在鼓上。去年7月,还在上大学的李新林来到北京,观看了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。国旗卫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回家后,他报名参军了。

到达岗位后不久,李新林和几个也喜欢音乐的同志组成了向阳花乐队。结果,这个孤立的前哨站充满了和弦、鼓声和歌声。得知智普棋没有手机信号或网络,李新林在上山前用手机下载了歌曲。如今,他的手机上有4500多首歌曲,这已经成为战友们闲暇时共享的“音乐酒吧”。

抬头看,你可以看到东北方的星空。这是李新林一家的方向。“家人不知道我在哪里当兵。当我将来回家时,我会指着地图看,我会在这里为我的国家守卫边境!”他的骄傲和自豪无法用语言表达。

不远处,刘警官郑恺正在进行一次认真的检查。今年三月休假时,刘凯第一次带着从未出过城的父母坐飞机去海南三亚。刘凯在部队的七年里,只回家过三次。在这个已经关闭了半年多的高原前哨,官兵们只能定期给家人打电话报告他们的安全情况。“和父母一起沿着海滩散步,观看熙熙攘攘的人群,感受潮湿的海风,真是太棒了!”刘凯感慨地说,在军队里,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,世界变化也很慢。事实上,外部世界正在迅速变化,变得更加繁荣。

夜越来越深,温度越来越低。呼啸的寒风使人双颊疼痛。站了一个多小时使我的腿酸痛,而我旁边的哨兵仍然又高又直。“这没什么。冬天,奇普兹的平均温度低至零下35摄氏度。站了很长时间后,防寒面罩上覆盖着冰屑。”李新林笑着说,“我是来保卫我的国家的。很难吃。”

虽然没有互联网,但这里的生活也很有趣。年轻士兵在他们的警卫空闲时间总能找到快乐的事情,比如蔬菜温室里的音乐会,比如周末聚集在电脑前的电影。正如营地石头上涂着鲜红色颜料的四个字“快乐卫士”,这里的官兵用自己的方式书写他们的青春。

“小姐啊——我们的青春啊,昨天扎根于记忆……”昨晚,在蔬菜温室的瓜藤下,我和士兵们坐在一起,唱歌跳舞。看着一张张又一张红又黑的年轻面孔,我有了一些感悟:在我年轻时最美好的岁月里,在这个遥远的地方,保卫祖国和国界并不是一种不同的幸福!

在同一片星空下,在祖国的上空,智普旗的官兵用他们幼小的身体守护着成千上万的家庭,晚上睡得很香。

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我仍然感到骄傲

中国人民解放军报记者徐岷

一大早,我紧紧地裹着军装,气喘吁吁地爬上陡峭的山坡。

深夜,高原山脉像休眠的怪物,在黑暗中包围着前哨。寒风沿着峡谷吹来,风和草的每一个动作都影响着哨兵敏感的神经。

"及时报告情况,必要时采取措施."我旁边的哨兵陈鑫伟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介绍了指令。

我第一次站在边境哨所,为自己的新奇感到自豪。荒凉连绵的高原山脉被打上了祖国温暖的烙印,因为它们由一群热血官兵守护着。

在他身后,祖国进入了一个温柔的梦乡。在寒风中,这些士兵是祖国坚硬的盔甲。“我站的地方是中国。”当你在边境哨所时,这种使命感尤其强烈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伴随着长时间的沉默,厌倦和厌倦的感觉悄然而至。哨兵一动不动地站在我旁边,用严肃而坚决的目光直视前方。前方的群山漆黑一片,繁星满天。

楞了楞,群山之间突然有一道闪光。“报告!”我转过头去报告,却发现一直在我身边的陈鑫伟已经去看了。很快,他迈着矫健的步伐回到哨兵身边。“是的,是营地的灯。没关系。”陈鑫伟解释道。

由于严寒和缺氧,在高原上执行任务不容易。当我得知陈鑫伟只有18岁时,我怀疑这个小士兵能否经受住高原的考验。看到他这次的警觉和警觉,我心里暗暗钦佩他。

“在那个遥远的地方,有我可爱的陪伴……”在一个多小时的站岗结束时,尼玛·策林班长轻声歌唱,哨兵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。尼玛·策林(Nima Tsering)创作的这首充满保卫边境情怀的歌曲,是他最喜欢的歌曲。

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地方,夜空中的银河格外明亮。千里之外,灯火通明的北京因迎来新中国70岁生日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。在这里,深山在夜晚无法到达。

“虽然我钦佩那些在天安门广场站岗的同志,但我同样为在祖国边境站岗感到自豪。”陈鑫伟说。虽然遗憾的是这家人看不到他们在守卫时的英勇,但这群士兵仍然以“在那个遥远的地方”守卫而自豪。

为了弥补内心的遗憾,智普齐的大部分士兵喜欢穿作战服和军靴去探亲——他们珍惜这个“下山”的难得机会,希望穿着他们最帅气的军装出现在村民面前,这样他们的家人才能为自己感到荣幸。

在回营地的路上,陈鑫伟脱下了手套。我注意到厚厚的老茧覆盖了他的手掌,老虎嘴上划破的伤口仍然不好。他手掌上的水泡已经形成了血坑。“训练,难免会绊倒!我责怪自己以前没有遭受太多痛苦。”他漠然一笑。

哨兵在高原深处轮换。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,陈鑫伟和他的同志们正忍受着严寒和缺氧,忍受着孤独和寂寞,站在山里。

如果我们在明亮的灯光下看西方,我们看不到这些可爱的人。只有山上的明月和灿烂的银河才能享受岗哨同志们的英雄气概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他们在遥远的边境默默守护着祖国的繁荣。

当被问及是否会选择在服务结束后离开奇普兹时,陈鑫伟摇了摇头:“我对这片星空和土地还不够多!”

夜空中的星星闪闪发光,偶尔落下的流星没有这些年轻士兵眼中的明亮。

我的哨兵在银河系下面

中国人民解放军报记者禹卫·莱蒙

在寂静的山谷里,灯被落下了。从明暗过渡的边缘,一步一步走进浓浓的夜色,前面是一步,依稀倚着山脊。我跟着哨兵,抬头看着陡峭的梯子。

黑暗笼罩着尽头。通向哨兵的台阶只有三四层高,但在4000多米的高度,抬腿的每一步都非常困难。就在几步远的地方,我气喘吁吁。

我逐渐落在后面,但是前面的哨兵一直保持着同样的速度,在缺氧状态下没有看到任何不适。带领队伍的杨彭斯下士在芝罘区的四年中,经常在半夜爬上这103级台阶。

终于踏上了最后一步,山顶上的夜变宽了,我面前昏暗的光线来自布满星星的天空。巴拉河流经山脚时,白天可以看到彭斯面对的方向。我和其他哨兵面对着另一边,面对着空旷荒凉的山谷。一切都消失在无尽的幽深中,只有山的轮廓。

偶尔,狼的足迹会藏在黑暗后面。去年,当我站在岗哨上,看到那双眼睛闪着幽光时,岗哨耿悦立刻兴奋起来:“哪里没有什么,看到狼也会感到奢侈。”

哨兵张磊·雷刚已经在浦子驻扎了两个月。今天是他的第四个夜班哨兵。这位刚刚爬山的士兵已经开始适应在岗哨的一个半小时,“数了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,心就会慢慢平静下来。”

冰冷的哨兵也有温暖的故事。几天前的半夜,在车站哨兵班长面前端来了一碗长寿面条,张磊·雷磊想起了他的生日。这是他在军队的第一个生日,也是他19年来最特别的生日。

站在山顶上,星空似乎触手可及。在芝罘七站,抬头总是一种不自觉的行为。离星星很近,但离家很远。杨彭斯的家乡是河北沧州。每次他回家,旅程都很长。

在这里,彭斯度过了漫长的四个冬天。每年10月至次年6月,奇帕齐需要9个月的时间才能固化。第一个冬夜,当他站在岗哨时,他抬起头来。除了耀眼的银河,还有纷飞的雪花。

这座山又要关闭了。杨彭斯说,每次下雪,他们都会在台阶上铲雪。当温度低至零下40摄氏度时,温度计就会破裂。从岗哨回到房间后,被冻得失去知觉的手指突然感觉像针一样,疼痛让人们想把它们砍断。

“你的职位在哪里?”有一次,当我女朋友在电话里问我时,杨彭斯无法回答。他不知道如何给出确切的描述。Chipotzi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,它太小了,所以没有在地图上标出。

在这里,巴拉河流经山脚,山在山脚下起伏。在氧气稀薄的云层中,在每个边境的午夜,他都伴随着头顶广阔的天空。沉默了几秒钟后,彭斯非常肯定地回答说:“我的哨兵在银河系下面。”

一个多小时后,下一个哨兵的脚步沿着台阶走来。几分钟后,我们将有一次邮政转账。

当我放松警惕的时候,我跟着哨兵回来了。脚下的台阶逐渐清晰起来,远处的营房灯光温暖明亮。风吹过空旷寂静的山谷,吹着营地道路两边的旗帜。

(本文发表在2019年10月12日《人民解放军日报》第四版)

声明: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。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。我们将及时更正和删除它们。谢谢你。

北京快三